国家水环境监测网络未来发展

作者:宇冠检测 发布时间:2017-01-12 阅读: 来源:慧聪网
    在12月4日举办的“2016中国环保上市公司峰会”上,中国环境监测总站高级工程师姚志鹏向与会人员介绍了国家水环境监测网络建设情况。

    主要介绍两个内容,一个自动监测,一个是手工监测,都是围绕水网说的,不包括污染源,只说地表水。2015年环保相关的法律制度陆续出台,从“十八大”提的生态文明到去年的新环保法的实施到“水十条”和国家生态环境监测方案,监测领域的文以前是从来没有的。8月份出来了党政干部生态责任损害追究办法,去年出台了省一级监测环保追责。大了来说都是围绕生态文明建设服务,小了来说,党政干部生态环境损害追究办法的考核,为什么现在抓数据质量,都是为这个服务,以后省级领导、地市领导升迁,还要看环境有没有发生变化,提出了谁考核、谁监测的思路。

    国家监测网,有四级监测网络,包括国家、省市、地市、县,按要素分大气、水、土壤、生态和其他东西,我们没有拿到最新的数据,应该上下差不太多的结果。说一下水环境监测网络,国家有几个大的分享,一个自动的监测网络一个手工监测网络,还有一些专项网,比如重金属还有国家单独做的东西。
                 
    说一下地表水网络,现在在用的2767个手工监测项,发展历程,前身是972个监测网络,这个网络2012年5月份实施,2016年3月份,在这个基础上调整到2767个,增长了两倍多的数量,数量也是根据环境形势的不断变化进行调整的。最早七几年的时候,在国家组建水网的想法,当时没有连通,只是在领域,像三湖三河,那上面设了一些直报点。后来专家认识到重要性,开始组网,开始有400多个网络,再后来有700多个,再到900多个,每五年对网调整一次。每次中央提出新的要求之后,对网会进行调整。972个还是相对合理,考虑到人口和经济状况的分布。按照新的要求,大气在做大气考核,因为考核已经明确到“气十条”里面,对省地市也好,排名肯定要过,只是技术手段可能没有成熟,没有成熟有几个方面的原因:1、网络,虽然现在有2767个,还有十几个地市没有铺设监测断面,水的南北差异太大,可能有些没有地表引流,还有可能一个地方只有一个点,这个点的好坏一下子就决定了一个地区的好坏。深圳来说,深圳的大气非常好,整个水,我们国家只有一个点,就在深圳河,我们的数据基本是6类,偶尔有5类的情况,拿这个点考核,可能会出现跟实际不太一样。这个网可能还会微调一下。2、水网先天的问题,刚刚说地域性的差异,源头水怎么测都没问题,到下游就很多污染物进来了,很难界定清楚是上游来的还是本地进来的。水的排名太复杂,后期还会微调一下。

    说一下这个网的运行方式,这个网组建以来,一直委托当地的监测站,九几年到2014年,还是一个点每个月监测12次,采样的除外,水的后期国家有事权上收的概念,事权是国家的事权,国家全额出资来做,是地方的事权,就由地方自己来做,如果是交叉的,中央和地方按比例各自出钱。水网中央规定是国家事权,不让地方配套,后来我们调研,组织一些公司每年做12次的经费额度,2015年财政按照972个点,每个点的标准提到4.7万。今年新的运营,按照2767个,测算的大概一个点五万多块钱。常规的监测在一个地市一个省还可以,但是放在全国来说,这个价格非常低,具体看一些地方,在新疆那里,好多地方当天去根本回不来,车费、油费、人工、按照规范标准,基本做不下来。水的规范非常严格,现在实际操作中,很多没有严格按照规范来走。如果严格按照规范来走,有时候根本搞不下来。国家还在提第三方检测放开市场,我们拿了10%的点做测试,有一段时间,大家最激进的时候说把点全拿出去给第三方检测做,一开始大领导有这个想法,后来考虑到还是认为,如果网全放开还不太现实,现在没有哪两家或者五家六家能把网全做下来。首先采样需要地方帮你找到位置,找到位置之后有现场工作、中间运输等,拿这个东西来考核市政府,如果结果好就算了,如果结果不好,当地很容易找到毛病,市场看起来很不错,但是有时候非常难做,尤其是低价,两、三万投这个标,我根本不相信你能干好这个活。2016年来看,这个市场想着让第三方检测做这一块,我们委托地市,现在我们更希望第三方检测以另外一个身份介入,比如选一个关键的点让地市来做,请第三方检测机构公司取一批标准样送到第三方公司,这种方式比较可行。水网这我们简单的介绍到这里。

    经费保障没问题,以后每年财政部会出,所有的网络最主要的核心,就是数据的质量,这块国家最关心,不管谁做,比如让第三方检测机构公司来做,拿什么手段证明我的数据没问题,我能保证我的数据质量,这些东西能拿出来,毫无疑问市场就非常大,你能把这个事情做好。上次有些公司来投,说到质量控制,但是说得很空,也没有实际的手段让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能给出真实的数据。地方也是,你怎么告诉我你的数据真实,你的过程没问题。你可以口说,我们还是希望全程序的留痕,整个过程怎么做的都有痕迹,我相信你是按照我的规定做的,这样比较可靠,你能保证你的数据没问题,你的措施,你的手段,至少技术设计没有问题,这样来说才有空间。

    水站建了很多,还有很多数据挖掘工作没有做,海量的数据分析应用我们也没想到好办法,如果有好的想法把数据用起来。江苏建了三百多个水站,河南建了一百多个,接下来湖北、天津、吉林都要奔着一百多个建,水站建的还可以,最后数据的应用数据的挖掘,建了之后起到什么作用。我们三百多个点,每年六七百万的运维费,到底发挥什么作用?数据的挖掘还是需要深度的思考。

    饮用水源地监测,这个数据原来我们要求监测,每个点也象征性的给了一万元,这一块也牵涉到事权上收,中央认为饮用水属地管理是当地政府自己的职责,所以国家没有投入钱来做这个事情,但还是要求报数据。338个地级市,每季度每个月要监测我们要求的指标,每季度做一次全分析的监测,县里面要求每季度做一次36项运行指标的监测,每年做一个全分析监测,很多地方不具备全分析监测的实力,第三方的市场可能更大,因为地市站尤其西部,根本不具备监测的实力。水源地的监测,不管委托高校还是公司,大家一定要注意数据的敏感性,如果接这个活,真是国家来报数,一定要搞好指标,明确指标的单位是什么。我们之前出现过一个问题,当时测多氯甲苯超标三百多倍,直接报部里,部里一看超标这么多直接报国务院了,后来就去查这个事情,一查发现是兰州大学的实验室来做的,一看他们的实验室被污染了,相关的领导该免的免,该除的除。水源地的数据质量一定要有敏感性,还有重金属的监测,这些都是比较小众的监测业务,因为时间关系不多说。

    提问:您介绍关于事权划分问题,作为市场检测机构,我们想了解国家对于环境监测市场到底怎么划分?目前我们只有一些概念性政策性的问题,具体哪些属于国家?哪些属于省?哪些属于市?这块我们不太清楚。

    姚志鹏:委托业务有的是委托当地来做,事权是国家的,监测事权是适度上收,这里存在给自己留可操作性的空间,如果全部上收都砸我手里了,国家这方面,从监测来考虑,自动这一块和大气这一块都拿出来市场化。国家网通常考虑不具备都上收完,都脱离地方来做这个事情,不现实,所以国家提出适度上收,事权是国家的,经费是国家的,但是做可以是第三方检测做。如果是省网自己地市的监测网络,仍然是地方的事权。

TAG:环境监测,,检测机构,,第三方检测,,第三方检测机构,
探索话题文章由UONE整理发布:

分享